最新动态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

盛世国际注册以一种最简朴最有分量最能发出声音的形式存在着

时间:2017-08-09 16:5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这一场形销骨立的雪
  
  初二早晨推开门,漫天的飞雪扑面而来,飘得那么风日洒然,索性穿上雪地靴
 
,出了门去汲取一些雪的香气,我一直以为雪是有香气的,一种独有的体香让人的
 
气息也变得清新香甜,这几天连日雾霾一直宅在家,抬头仔细端详这来自天国的白
 
色精灵,灰白的天空做背景,它们尽情舒展着各样的舞姿,落在脖颈的留下一丝跳
 
跃的俏皮的清凉。毕竟季节的指针已指向二月下旬了,这惨白的雪竟然瘦小的瑟缩
 
成一团,即使夹杂着一大片,也是那般憔悴得没有了风骨,软得象棉花糖,这世间
 
最纯白的美丽原来是需要寒冷做依靠的,没有了寒冷的温度,即便是白色的花团锦
 
簇着或者颗粒状跌落地面,也全然失去雪的铮铮铁骨,你看它洒在地面的水洼里便
 
为水,跌在路面汪着的泥巴里就化作泥,而有幸落在楼的阴面一角的可以暂缓消融
 
了,这里没有脚印没有日照,它们可以依然保持自己原来的风貌,以雪白雪白的模
 
样挺立,和伙伴们一起与这吹面的春风做一番较量,虽然是一场早已写好结局的战
 
争。马路中央不断有车轮碾轧,汽车尾气不停地烘烤,它们一朵一朵都前仆后继化
 
作泥水,随着风驰电掣的轮胎四散飞溅着,想必这里的雪花一定是彻底丢了魂儿的
 
,落在阴处低矮灌木丛的雪也是幸福的,枯草那么柔弱却又坚定地托举着它们,于
 
是它们依旧可以风日洒然地白,可看起来仍然是一副随时抽身要走的样子,所以它
 
们白的怯怯的。我们这里初二是要回娘家的,想必这样柔软的雪花只是应了景,却
 
是挡不住那些出嫁的女儿急盼回娘家的脚步的。
  
  雪花的神经最怕温暖的触角了,如果温度足够低,即使有太阳高照,它们也会
 
在路的两侧昂首挺立,而窗上冰凌花是最怕阳光的,所以我更爱这翩翩的雪花,记
 
得小时候夜里冰凌花能够在窗上变幻出树变幻出风姿卓越的百合花变幻出玫瑰花,
 
然而不管多么美,我们又多么不舍得,它们却总要在清晨随着阳光消逝的,而雪花
 
不同,即使足足的大太阳,你依然可以在各个角落里找到它们的踪影,它们是不食
 
人间烟火的,不信你看,越是人迹罕至的去处,它们越是一片白一片净一片平整,
 
而落了脚印车辙的马路,冒着热气的窨井盖,它们早已在这人声鼎沸里凋零、凋
 
零......路边的雪越聚越厚,看上去可以淹没脚踝了,我试着把脚放上去量它的深
 
度时,脚就一下子陷进去,抬起脚时,脚印下是一片乌黑的泥水,原来它们是外强
 
中干的,那上面的白只是虚张声势,它们终究是熬不过季节的,而我喜欢沿着它们
 
的一脉芳魂顺着这春日走下去,和它们一同去赴这早春的盛宴!
  
  雪执意地下一整天,夜悄然来的时候它们依然没有要走的意思,北环路的中华
 
灯燃起了,屋顶的白空中的白地面的白,在灯光的不规则反射映照里,整个夜都是
 
暖暖的桔色。夜深了,窗外还是黄昏一样的亮桔色,透着暗红,雪依然在下,让人
 
喜悦得难以入眠,空气也仿佛被蜂蜜浸透着,好像是数以万计的蜜蜂瞬间酿造了这
 
桔色的夜,又似乎是应了这春节的景,给大地披了一块喜庆的薄纱。这雪也是有声
 
音的,你听外面嘀嗒的屋檐的落水声,那不是雪花的另一种姿态么,它们化作了水
 
,亲吻润泽着冰冷的泥土,其实雪就是水的一种存在形式,水又是多么奇妙呢,零
 
度结冰,一百度变成水蒸气,水汽化之后不断升高聚集在一起,形成云,由于质量
 
增加而落下,在落下的过程中又遇冷,形成小冰晶变成雪花的模样了。而这次,变
 
来变去又回来的时候它们还是做了自己,。
  
  初三清晨,急急地推开门看时,雪停了,稍远处是浓得化不开的雾,屋檐继续
 
隆重地落着水,我分明看见那是雪花拧出的春的绿水,这料峭的春寒似乎只在一夜
 
间羽翼渐次丰满,心无旁骛地期待翱翔的一天......
  
  我读《额尔古纳河右岸》
  
  读了迟子建的小说《额尔古纳河右岸》,故事是用一个九十岁的女人的自述完
 
成的,描写的是我国东北少数民族鄂温克人的生存现状和百年沧桑,在中俄边界的
 
额尔古纳河右岸,居住着一支数百年前自贝加尔湖畔迁徙而至,与驯鹿相依为命的
 
鄂温克人,他们追逐驯鹿喜欢吃的食物而搬迁、游猎,在享受大自然恩赐的同时也
 
备尝艰辛。
  
  ' 在《额尔古纳河右岸》里,绿地、河流、山川、星辰、月亮、阳光、驯鹿、
 
兽皮、白桦树、线条简单的岩石画、萨满跳神的舞步,甚至“希楞柱”里孩子耳边
 
父母”风声“的描写,文字也是那样没有丝毫的躲藏和遮掩。故事里贯穿太多的死
 
亡,他们的亲人自然地接受着生死命运的安排,小孩子死了是要装有白布口袋里放
 
到向阳的山坡的,痛楚就会转化成温暖,那样他们仿佛可以在阳光里在泥土里重新
 
长出来一样,而金得的死具有这个民族的代表性,他选择一棵风干的松树,树虽然
 
直立着,但是早已经干枯,身上一片绿叶也没有,只有两片鹿角似的斜伸出来的枝
 
桠,金得选择了这棵树,因为他知道按照民族的俗规,凡是吊死的人,一定要连同
 
他吊死的那棵树一同火葬,而金得不想害了一棵生机勃勃的树,所以才选择一棵枯
 
树,那又是怎样一种与自然相融通的民族呢。而妮浩是民族的,萨满就是我们汉族
 
所说“跳大神”的,而萨满在这个民族是有着无所不能的传奇魔力的,她如果选择
 
去救别人,就得陪葬自己一个孩子,即便她心里明白,可是她依然选择去拯救那些
 
遇到疾病困苦的人。这又是怎样一种让人震撼的大爱呢。
  
  故事里的驯鹿在这个民族的眼里是神鹿是神赐与的,驯鹿的描写也是那么美丽
 
的让人窒息,驯鹿夏天走路时踩着露珠儿,吃东西时身边有花朵和蝴蝶伴着,喝水
 
时能看着水里的游鱼,冬天它们扒开积雪吃苔藓的时候还能看到埋藏在雪下的红豆
 
,听到小鸟的叫声,除了吃苔藓和石蕊外。春季它们也吃青草,草间荆以及白头翁
 
等,夏季它们也啃桦树和柳树的叶子,到了秋天,鲜的林间蘑菇是它们的最爱,它
 
们吃东西很爱惜,从草地走过,是一边行走一边轻轻啃着青草的,所以那草地总是
 
毫发未损的样子,该绿的还是绿的,它们啃桦树和柳树的叶子,也是啃几口就离开
 
,那树依然枝叶茂盛,它们夏季渴了喝河水,冬季则吃雪。一切看起来都是与大自
 
然那样和谐。自从读了这篇小说,脑海里就总是沉浸在阳光月光星光白云的交缠里
 
,梦里也是形状变幻姿态万千的云,附着湛蓝的天,而那些人物鲁尼,妮浩、林克
 
、瓦罗加、以及他们那样早已注定的命运总是在我的眼前重复。
  
 
  童年时,我一直孤独
  
  总羡慕别人有个妹妹
  
  可以说悄悄话
  
  可以无尽地亲妮
  
  于是反复做一个梦
  
  梦里妈妈给我生了一个小妹妹
  
  我欢呼雀跃……
  
  现实里我只有一个弟弟
  
  那个儿时常背在肩头的弟弟
  
  现在
  
  我的心里有着毫无掩饰的亲情
  
  有着血浓于水的惦念
  
  弟弟偶尔不多的话题
  
  似乎不远不近
  
  我依然羡慕别人有个妹妹
  
  可以说贴心的话
  
  可以有无尽的亲妮……
  
  暖壶碎碎记
  
  贮满十年的旧时光
  
  拼尽一生追求
  
  竟扶不稳一个跌落的姿势
  
  挣脱、转身
  
  银色的内胆碎裂
  
  甜蜜和清香似乎已腐朽
  
  藏匿在水里的日子
  
  飘零、裸露一地
  
  它试图挣扎着恢复自己的原貌
  
  那些水润
  
  那些斟满酒的记忆
  
  已渐行渐远......
  “希楞柱”的尖顶有孔,可以看见天上的星星,尖顶处的小孔既是火塘排烟的
 
通道,又可以与自然沟通,能够看着屋顶的星星入睡是多么幸福又浪漫的事情呢。
  
  新房买了以后,我一直在心里是不咸不淡的,好像那是可有可无或者与我无关
 
的事情,可我忽然开始向往搬到新房子去住,现在的房子因为在一层,而且院子里
 
的门房用透明的玻璃与主楼连接,所以是全封闭的,躺在屋子里几乎是看不到外面
 
的天空的,以前似乎没有觉得月光有多么美好,但我现在分秒想的都是新房的装修
 
,想那美丽的月光是不是会毫不吝啬地穿过树影,透过夜空流淌在我的床头床尾,
 
一些烦恼的心情就在这样的忙碌里慢慢淡了。生命又是多么美好呢,于是每天晚上
 
我都会有意无意看看窗外的月亮......